博通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659|回复: 131

本地姜风水故事

  [复制链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发表于 2017-3-26 00: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点击“立即注册”,才能看到大图片及全部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地姜真名叫梁凿贵(网上亦有人说叫梁铎贵)是清嘉庆年间的一位学仕,家住广东(具体哪里网上诸多纷云无从考究)。早年的他饱读诗书却屡试不中,内心自感愧对祖宗。后来听祖辈老人说,他家祖上历代虽出聪明才子却都无人登科,主要原因是祖坟无开科发甲的风水,虽然族宗长辈曾多次修造祖坟,但都徒劳无功。求人不如求己,梁学仕立志自己去学堪舆,好让子孙后代光耀门楣。他三次入江西寻师学艺,不料前两次去江西均未学到真功夫,只学的粗浅的皮毛。为人造福风水数次均未见发迹,被本地同乡人讥笑。称其为“本地姜”,意为本地的姜--不辣。
   他本想再次去江西学习堪舆妙术,但此时的他已囊中羞涩身无分文,因为第一次的学费是卖了家田所凑而来,而第二次的学费乃村民集资凑钱给他。而今他再也不好意思拿村民的钱财了。他不禁发起愁来,整日唉声叹气,怨天尤人。
   某夜,他与老表相聚痛饮诉肠,老表得知此事,便对他道:“阿表莫要发愁,明日我便卖完祖田与你凑足那路费学费!”
   本地姜一听,连连拒绝:“不可不可!这万万使不得啊!要你贩卖祖田与我凑学费,这情啊表我无论如何都受不起!”
   “你姑且听我一言,我与你凑这学费其实亦是为己谋路啊。”
   “哦?此话怎讲?”
   “唉,说来话长,自我曾祖发家至今,虽不愁生计却屡代单传,你知道的在农村这人丁香火不旺,是常受人轻蔑欺凌的。所以期盼你此次能去学成归来为我谋取风水添丁兴旺,造福于后代。”
   “可是要你。。。”
   “没什么可是的!”老表截然道:“你想想看啊,这人要是没了,这些祖田留着还有何用?给谁用?所以现在开始你身上背负着啊表我对你寄予的厚望啊!”老表拍了拍本地姜的肩,那力道虽轻,却宛如泰山压顶,让他备感沉重。
   “可也不需要倒卖完全部的祖田啊,我前两次去江西习之都花不到那么多钱。”
   “此言差矣!你想啊,这唐玄奘去西天取经最后还得用紫金钵来换取,这天上哪有掉下的馅饼?便宜的东西你还敢学吗?说不准你前两次便是给师父钱少了,人家才不肯授诀与你。”
    本地姜登时醒悟,不禁叹道:“我虽饱学诗书,于人情世故方面却不如你啊!老表的此番教诲令我如梦初醒,待我学成归来之日必当报答老表苦心!”
    “还有一事你需谨记,若要谋得真诀,除了诱之与利,更要动之与情方可。”
   
    “老表受教了。”
   
     

帖子的最近访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数日之后,本地姜背负着“沉重”的包袱再次去了江西。此次他得知杨救贫当年在朝廷任钦天监总管,退隐回家路上经赣州,发现一个靓风水地,就留下开办道院,将堪与学传给世人。到嘉庆年间风水观名声已响彻全国。所以本地姜决定跋山涉水不辞辛劳,去拜访名师,求早日能学得玄学妙术,造福于世。
   
     当他兴高采烈地找到那堪舆道院后,却吃了闭门羹。院内的弟子告知他,师父外出会友去了,临走时交代从今往后不收弟子,让他另谋仙师。本地姜不甘就此被拒之门外,决定守在门外等那师父回来。
  
     直至深夜方见一老者酒醉归来,但见那老者半醒半醉吟着道家歌诀,步履清逸却又落地平稳,飘飘然有神仙之概。本地姜赶紧倾上前去跪地叩拜:“老师父,请收我为徒吧!弟子甘愿做牛做马伺候您老人家!”
    那老者被吓了一跳,待他看清情况时不觉恼怒喝道:“滚!老子我弟子过百,都已无暇顾及,如今年事已高,更是无意生枝你还是谋寻仙师吧!”
    本地姜慌忙说道:“请您看在弟子不远千里从广东慕名而来的份上,收我最后这关门弟子吧!弟子两次前来江西,却未取得真经。此般回去无颜再见家乡父老。所以。。。”
    “去去去,老子最烦你们这一套!各个来时均说得凄惨无比博人尤怜,到时连学费都免了!更有甚者说什么待学成出名之后再付学费!也不想想老夫缺那点钱吗?”老者说完便要甩袖走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0: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地姜赶紧拦住老者去路,重重地磕头道“弟子决非师父口中那类人,学费我会如悉交付,只要您肯收下弟子,什么条件我均可答应!”
    “什么条件均可答应?”老者冷笑道
    “是的。”
    “要你付双倍学费如何?”
    “弟子愿意。”
    “要你洗衣做饭,端茶倒水这又如何?”
     本地姜似乎看到了希望,连声道:“是是是,这本便是弟子分内之事,理当如此,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且慢!还有一个条件。”
    “师父请讲,什么条件?”
    “今日老夫去赌场手气不佳输了个精光,现在心情糟糕透顶,要寻人泄气,你若想入我门,得先吃我三身棍棒!这三身棍棒以往一般能把一个壮汉打得断筋裂骨,轻者瘫痪甚至残废,唉、不知道现在老了力道会不会比以往轻些。”
    “啊。。。”本地姜一时吓得惊若寒蝉,他本就一个文弱书生,此番要他受此重棍不知是否会被师父打成残废。他最怕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你走吧,另谋出路。”老者淡然说道。短短的数个字却如雷贯耳震得本地姜脑子一片空白,暮然回首,这一路艰辛及一生的庸庸无能不禁泪流满脸。他一咬牙,截然道:“弟子愿做黄盖,挨此三身棍棒!”
     谁料他刚说完,一条棍棒凭空出现狠狠地落在他身背,打得他直趴地下,老者怪叫:“就等着你这句话了!”
     一棍接一棍打得他皮开肉绽,疼痛不已,本地姜更着咬硬抗。等师父打完,他终是忍不住叫出声来,倒头昏了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0: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竹林风水 于 2017-3-26 00:44 编辑

等他幽幽醒来时,发觉自己趴躺在一间厢房的床上,背后火辣得隐隐作痛,一位身着朴素慈眉秀目的妇女在为他敷药。他挣扎地要怕起来,却被制止,那妇女道:“快别动,躺着待会你师父自会来看你。”
   
     “你是?。。。”
     “哎,别动、我是你师娘。”
      本地姜一听是师娘赶紧忍痛爬起,想要给她行礼。不料被师娘按住,她道:“徒儿不必多礼,还是安心养伤为好,免得弄掉了我刚敷好的药。”   
         
     师娘那温心的话语令本地姜感激涕零。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有人入门而来。本地姜一看是师父,执意挣扎地要爬起来行礼,且被他师父喝住:“你给老子乖乖趴在那别动,否则把你扫地出门!”
     
     本地姜自然是趴在床上大气不敢喘。师父扭头对师娘道:“婆娘,你且出去一下,我有事要跟这家伙说。”
师娘微皱秀眉,叫道:“要说便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遮遮掩掩不给我知。”
     老者不耐烦地把她往门外推:“叫你出去便出去,哪来那么嗦!”
   
     待师娘出了门,师父合上门四下观察了下才细声说道:“昨夜为师豪赌之事切不可让你师娘知道,否则。。。”
    本地姜慌忙说道:“弟子绝不会出卖师父的!”
   “嘘,你小声点。还有那学费的事,师娘要是问起,你便说跟师兄的一样,切不可跟她说你出了双份的学费!否则。。。”
   “弟子知道弟子知道!”本地姜惊若寒蝉。
   “昨夜豪赌为师我输光了银子,若不是看到你为我付那份赌资的份上为师也不考虑再收徒。”
   “弟子定会好好珍惜这难得的师缘,将来。。。”
   “行了行了,你伤如何了?痛不痛?”
     被毒打一顿自是疼痛万分,但他却万万不敢埋怨师父,违心说道:“师父,弟子不痛。”
     师父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两本书籍递了过去轻声道:“痛肯定是痛的,只是你想学我的东西而已,此番师父已看出你的坚强的毅力。这两本书诀你就拿去读吧,不懂便来问我。”
     本地姜欣喜若狂,双手接过书如获至宝紧紧地抱住,唏嘘不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1: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这本地姜自入了师门后,他深深牢记着老表的赠言:诱之以利,动之以情。他师父好赌,但总是输多赢少,每次师父输个精光回来,未免让师娘知道,他都主动给钱师父去垫那输光的赌资。又整日帮师娘洗衣做饭,端茶倒水,嘘寒问暖的时不时又帮做些粗活讨师父师娘欢心。直至夜深得闲之时才争分夺秒地学习那书中要诀。
   
   那两本书也不假,只是学来学去都是些皮毛的基础知识而已,此书被他师父断章取义,化繁为简,舍去了精华。书中神煞分解注明,唯独未曾提过化煞之术。好比有锁无匙,遇上神煞只得避而绕之化解不了。寻龙点穴略略带过,未曾有图说明。好在师父时不时也带他们出去爬山涉水,探究峦头妙理。
    匆匆三载转眼掠过。某天夜里,师娘睡前在她相公耳边细声问道:“老头子,三年学期即将圆满,这本地姜学有你几层东西啦?”
    师父翻了个身一把把她抱住,笑道:“嘿嘿,他呀跟其他弟子一般学的都是基础理论,你想这惊世骇俗之术岂能轻易传人?那书中后面
所示,如得真机,匪人勿泄!这诸多弟子,老夫不可能谁都不传偏偏传他一个吧?”
    师娘推了他一把,嗔道:“你个死鬼,连老娘也敢瞒着,藏着捏着也不让我瞧瞧。”
   “谁说我捏着藏着了?你个村姑大字不识一个,那几本烂书就放在咱床头柜里,你都不知看过多少回了,还说我藏着捏着。你给老夫好好看管着,别让那些弟子进来乱翻,此书若是乱播出去唯恐天下大乱。唉~赶明儿我打算外出去探访多年旧友,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得给我把床头得家伙给看紧了。”
   
   “放心吧,有老娘我在谁敢进来乱翻,睡下吧,赶明儿你还要外出。”
   
   “恩。。。”
    窗外圆月高悬,有银光洒入床头。这一夜两老夫妇各怀心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1: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次日,那师娘等她老伴外出之后,便把本地姜唤来问道:“徒儿来师父求学已近三年,心中可有迷茫不懂之处?”
    本地姜恭敬道:“这三年学期我比以往学多不少,书中所说亦头头是道,但是隐约之中感觉还欠缺点什么,弟子一时又想不出来,也曾问过师父,师父说徒儿欠缺的是火候。既是他老人家所说,我也不敢多想了。”
  
    师娘又问:“那你学完这堪舆之术后有何打算?”
    本地姜想起了自身屡试不中,辜负众望学堪舆又屡遭挫折不由地黯然伤神起来,道:“本是祖无阴基,所以弟子屡试不中,辜负众望。大彻大悟后决心身入易海研习救贫之术不想又屡遭挫折被人嘲笑。回想这半生往昔庸庸无能愧对祖宗,若弟子学完归去定先当造福百姓再为己谋得一块好地,为后代栽阴积德,如此一生无憾事也。”
    三年将近,本地姜想起家乡父老及老表寄予的厚望,情到深处不禁黯然泪下。
    师娘看在眼里亦为之动容,她内心交战许久,终是下了莫大决心决然地对本地姜说道:“徒儿,请随我来,师娘有几本东西要给你。”
    本地姜不知所然地愣在原地,直到师娘催促才惊醒地跟了过去。
  
    师娘带着本地姜朝厢房走去,边走边道:“那几本书是师娘送给你的,此事万不可给你师父知道,否则会连累师娘我。还有,你那师兄
弟也万万不可让他们知道,懂没?”
    本地姜虽心存疑惑但还是应声道:“是,师娘。”
    师娘带着他走进厢房直奔床头柜,翻箱倒柜了好一会才摸出了一把钥匙,开了箱外的大锁,又连接开了几个箱内小箱,方才把几本纸张
泛黄的古书拿出。
    师娘递给他,道:“习得此书,三年功成矣,徒儿在师兄弟面前切不可卖弄声张。你那老顽固的师父若知道是我私传于你,非休我不可
,你不想我们如此吧?”
    本地姜惊得语无伦次:“这。。。这。。。不会。。。”忽地他下跪磕头,感激涕零道:“徒儿万谢师娘的授艺之恩。”
    “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师娘双手挽起他道:“我家那老头外出会友去了,临走时说去三四天,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你且快快用笔抄
录!师娘我给你把风。”
    本地姜一听赶紧磨砚铺纸,争分夺秒细细抄写。此书堪称绝世秘籍,里面砂法水法龙法穴法葬法等尽括于斯,无一不详。还有五行制化、化煞驱恶、择吉避凶、先天傍势、后天借运等。本地姜如饥似渴地抄录着,与以往所学基础融会贯通,就好比讲古佬所说的武侠故事,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还原内心一片澄清,一扫先前迷惑!本地姜抄得如痴如醉,于精妙之处更是忍不住念出声来。窗外鸟语花香,房内一片庄肃隐约之中有道家歌诀传出,不明之人还以为有仙人降世。
   本地姜分秒必争昼夜抄写,整整抄写了三天两夜,终于赶在师父回来前抄写完毕。此后的本地姜变得沉默寡言,于师兄弟面前很少露面。不少师兄弟还以为他自觉道行粗浅,嘲笑他不敢聚首伦易。在师父面前也如此,他深怕师父得知此事怪他不实所以自觉愧对于他。整日提心吊胆。
   三年学期终于圆满,临走前师父设宴款待众弟子,各位师兄弟在毕业宴上酒醉后各显神通均吹嘘自己得了师父真传。临走时师父赠言封红,但在众多弟子中唯独本地姜没得红包。
  最后,师父把本地姜唤到身前,双眼紧紧地盯着他,灼热的眼睛精芒直射,似欲将本地姜的心都给看穿,又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他朝本地姜问道:“不想三年时间匆匆已过,临别之际我徒儿可有话要对为师说?”
  本地姜被师父那逼人的目光看得心头一虚,颤声道:“没、没有。”
  “真的没有?”
  “没、没有!”
  
   忽的、师父笑了,笑声不大却令本地姜听得有些心慌不安。
   半响师父才道:“人常说先生口,真常斗!堪舆先生说出去的话灵验地很!也罢,为师临别前也赠你几句吧,往后你为人造福屡做屡发,但你眼直鼻直朝罗夜食啊(意指早上便要谋夜间的晚餐)”
   起初本地姜毫无在意他师父的话语,若干年后大梦初醒方知师父当时之意,而师父临别时的赠言也如跗骨魔咒般追随应验。他常常悔恨:若出门时得师父一句良言吉话,便是不同凡响矣。先生口,真常斗也!
   本地姜走后,师父告诉师母,他本意借师母之手传与本地姜,所以故意放风与她,让她私传。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本地姜最后出门都没有跟师父坦白,谨记着师娘的忠告,不懂拐弯一根筋到脑。师娘得知此事缘由,震惊无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1: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故事由竹林风水将乾独家撰写。转载需要注明,不得用于商业目的,侵权必究。
话说本地姜自信满满地回到了家乡,雄心壮志地要为民造福,无料却再无人相信其能力了,因前两次回来所作风水均无效果。本地姜自知在本地呆不下去,便去异地另谋发展,于是乎他去了高州。
   到了高州,他见那里的黎民百姓个个都是水肿黄皮体弱多病,细观府城构造,原来是风水布局失调矣,理气不合水法不通难怪出人如此。他还私下断定此高州知府一把手的位置颤颤微微,谁坐都是不稳也。
   为了验证心中所断,他寻了一茶楼客栈探听情况,谁想刚入门还没来得及坐下,那店小二便走了过来对他说道:“客家乃是外地堪舆师吧?”
   本地姜愕然回道:“你怎么个知道的,莫非你也是同道中人?如此失敬了。”
   店小二哭笑不得,指着他随身背带的罗庚道:“非也,我是看你身带罗盘才知的。你且听我一言,赶紧把那东西收起,免得给那些官兵发现找你麻烦。”
   “哦~可我刚入门未曾说过一句,你又怎猜得我是外地之人呢?还有官兵为何寻我麻烦?”
   “先生有所不知,这新任的知府大人张了告示,缉拿城内堪舆易者。原本在城内开馆设易的大大小小上百家福堂之主抓的抓逃的逃。搞得城内无一个地师敢挂牌设馆,如今像你这般拿个大罗经招摇过市的不是外地不知情者又怎敢如此?”
    本地姜不但验证了心中所想,还嗅出了这知府大人此举的真正意图便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估计这知府大人此时此刻也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明日我去会他一会带上这指南星盘为他排忧解难。”
    店小二惊道:“你疯了!此番前去岂非茅房里点灯--照屎(找死)吗?”
    本地姜道:“非也,非也!是他来寻我,不是我去寻他,你等着瞧吧,今晚我便在这住下了,给我来间干净点的厢房。”
    店小二摇头不解,细想之下又释然:有道是忠言总是逆耳,癫佬总多过官兵!在他眼中本地姜便是癫佬中的一个。
  
    第二天中午,本地姜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把三十六寸大罗经顶在头上巡街,故意走到衙门前待官兵发现便故作惊弓之鸟,急转三摊四铺一路惊叫狂奔,最后折回昨夜的客栈谈天说地。不出三刻又再次重施故技出门戏弄官兵,引得官兵蜂拥而出。虽然官兵人多势众,但街上弯路甚多,巷子又四通八达官兵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他,反被他搞得街上乌烟瘴气,凌乱不堪,喧闹不止把正在午休的知府戴锡伦给吵醒了。他起身唤来下人,问道:“为何今日街上如此喧嚣扰人清净?”
    那下人道:“老爷,这详情属下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那捕快说有一堪舆师敢违逆老爷之意在街上顶着个大罗经游街,每每路过衙门前又故作惊狂,引官兵几次出去追逐。眼下捕头正在布置天罗地网,待搞清楚他的落脚之地后便顺藤摸瓜缉拿此人。”
   “这么说他是有意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1: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属下看正是如此,不然不会三番数次来闹事,就是不知他此举何意,说不定是个疯子也有可能,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
   “此人有点意思,他在学姜太公钓鱼啊。”
   “钓鱼?属下不明。”
   
   “你无需明白,传令下去摸清此人落脚之地后将其盯住不可贸然上前缉拿,一切听吾施令!”
   “下官遵命!属下这便下去传令。”
    话说那些官兵被耍得晕头转向心中早已恼火万分,恨不得立刻将此人逮捕押回牢房好好“招待”一番以解心头之恨。最后那捕头摸清本地姜的落脚点后,便怒气冲冲地带兵把那客栈给团团围住,自个亲自上去捕抓。
    周围的百姓哪见过此等浩大场面,纷纷在街道上停下来围观,一时竟把整个街道给围得水泄不通。此情此景落在捕头眼里他心中暗喜:“眼下街道拥挤成这状况管即便你是神仙也插翅难飞,待爷爷我上去捉你下来在百姓面前威风威风。”
    那捕头指着带头的两个兵丁喝道:“你、还有你随我上楼拿人,其余的留在这里好好看守,若是给他跑了我唯你们是问!”说完蹬蹬蹬地窜上楼去。
    楼上的茶座处,不明事理的客人惊恐万分,纷纷退让唯恐撞到这“煞星”惹祸上身。捕头一路上来,人潮如水纷纷避开大有披荆斩棘之气势好不威风!三人来到本地姜面前,其中一兵丁眼尖指着他嚷道:“就是他!刚在衙门顶个罗盘游街之人就是他。”
  
    另外一个兵丁也认出来了,道:“不错,就是此人!化成灰我都认得。”
    捕头寻指望去,但见茶座靠窗边有一人在吟诗哼道、羽扇轻摇,举止间超凡脱俗。捕快暗自皱眉,心道:“此人不像是个疯子但为何偏偏却做出疯子的举动,还有一般寻常之人早被我等气场给吓傻了,他怎得那么镇定?此人莫不是大有来头便是故弄玄虚,待我试他一试。”
    捕头上前朝他喝道:“我问你,方才顶个罗经在官府衙门前晃悠的可是你。”
   本地姜幽幽答道“不知道。”
    捕头气炸了,吼道:“怎个叫不知道?是便是,不是便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1: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你们有谁看到我顶着个罗经晃悠了?”
    捕头指着两个兵丁道:“他们二个说亲眼看到。”
   “那可有物证?”本地姜反问道。
   “这。。。”捕快一时找不到物证竟无言以对。半响他又哼道:“反正你有嫌疑,先跟我回衙门再说,说不定在你的厢房内便可搜到那罪
证!”
   “呵呵,这强押也可以说成是诱(尖),真若在我厢房内找着罪证,梁某是否也可以告你们栽赃陷害?”
  
   “你。。。!”捕头暴跳如雷,自觉对方在众人中给他下马威,眼下丢人现眼他如何不火?在场之人也唏嘘不已,暗暗猜测此人来历。
   “我看你们肝火旺盛,不如坐下来陪在下喝口凉茶,驱除肝火。兴许在下也可免费为你占卜前程运势排忧解难。”
   捕头冷笑道:“你还是先算算自己能否躲过这一劫吧,你现在是过江的泥菩萨自身难保还想着为人排忧解难?”
   本地姜掐指推算道:“眼下我推算有一事不容你不信,你等着瞧吧。”
   “什么事?说来听听。”捕头讥笑道。
    本地姜故作神秘,道:“天机不可泄露你且附耳过来。。。”
    捕头见他疑神疑鬼,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示弱,便吼道:“有话快说,有屁滚远点再放,再哆嗦你爷爷我便给你吃顿棍棒。”
   本地淡然道:“我算你半刻钟过后便不敢动我分毫。”
   不知怎的,对方那温文儒雅的身子骨里隐约透出一股强悍的气场,扑面而来压得那捕头身子微微颤抖,背脊溢出丝丝冷汗。
   良久过后,丝丝惊颤化作一声怒吼,捕头忍不住大声吼道:“老子先喂你一身棍棒再说!”
   话声刚落,楼下蹬蹬蹬地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喊道:“万万不可胡来,府台老爷有令,恭请他入府。”捕头疑惑地重新打量着本地姜,似在揣测此人来历,同时也在暗暗为刚才的鲁莽之举略生悔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64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01: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嘘~”众人倒吸了口凉气,有人小声议论道:“他究竟乃何人也?竟有知府大人亲信传令邀他入府,来头不小啊。”两位兵丁愣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眼下似有乌鸦飞过头顶也不算惊奇。
    那亲信急冲冲地跑上来,也顾不得气喘便恭敬地对本地姜道:“恕我等无礼,府台老爷有请贵客到府上一聚。”
    本地姜面向窗外看着下面围观的“壮举”人群,忽的背对着他道:“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就说要我本地姜骑马过去,我决然不去。
   “这。。。”那亲信一拱礼续道:“请不要为难下官。”
   “不劳你亲自回去,你可差人回去禀告即可。”本地姜淡然道。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转过身子,让人摸不清意图,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那亲信朝其中一兵丁使了个眼色,兵丁会意,匆忙转身下了楼朝别处走去,看那方向正是老爷作息之处。好一会那兵丁才气喘吁吁领着个大轿子赶来,跑了上来后,在亲信旁边耳语了几句。
    亲信笑着对本地姜道:“我家老爷在楼下为您备了辆官桥,请先生移步。”
    本地姜身子一往如前岿然不动,淡然地丢下一句让人震惊不已的话语:“你还是再次派人回去转告他吧,就说我本地姜有三不去,骑马坐轿不去,坐车也不去,戴府亲临我自去。”
    此话一出,周遭之人惊得目瞪口呆。暗想此人派头也太大了吧,莫不是朝廷上面派来的?那亲信不知如何是好,在对方身份没弄清楚之前决不可胡莽行事。那捕头更是差点叫出声来:“卧了个糟,这小子有那么吊?”
    这次兵丁不等那亲信吩咐便识趣地径自蹬蹬蹬地跑下楼回去禀告。一时间众人默不作声,场面有些尴尬。约莫过了好一会,那亲信忍不住试探道:“下官斗胆,敢问先生哪里人?”
    忽的楼下传来细碎的步履声,本地姜笑出声来,朗声吟道:
      吾自山中来,修得神仙赋。
      朝初望水口,伴月随龙舞。
      倦看地花开,闲观九星变。
      我欲乘风随,难觅天门入。
      先天出何处,后天知来路。
      有缘寻真踪,无份善使德。
      人事几度欢,黄梁一晌苦。
      何求长生秘,愿得杨曾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